首頁 >> 律師實務 >> 案例集萃

侵權人死亡能否要求其繼承人以死亡賠償金賠償

【 字號   作者:謝艷萍來源:中國法院網發布時間:2019-02-12 瀏覽:51

  【案情】

  2018年7月5日,石某駕駛貨車與張某駕駛的摩托車(后座附載崔某)相撞,造成張某當場死亡、崔某受傷,兩車受損的交通事故。本次交通事故經交通警察認定,石某與張某負同等責任,崔某不負事故責任。崔某受傷后在醫院住院治療,經法醫鑒定其構成傷殘九級。因石某駕駛的貨車在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三責險且不計免賠,事故發生在保險期限內。2018年10月,張某的妻子劉某、兒子張某某從石某、保險公司處獲得喪葬費23109元、死亡賠償金486180元、辦理喪葬事宜的交通費、住宿費、誤工費3000元的賠償款。現崔某要求張某的妻子劉某、兒子張某某在張某應承擔的50%的責任限額內用獲得的死亡賠償金直接賠償其損失。

  【分歧】

  對崔某能否要求張某的繼承人劉某、張某某用死亡賠償金直接賠償其損失,存在兩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崔某可以要求劉某、張某某用死亡賠償金直接賠償其損失。理由為張某在事故中的責任應由其法定繼承人即劉某、張某某在其繼承遺產范圍內繼受承擔。又因死亡賠償金是填補死亡事故造成的死者在未來一定時間的可預期收入,與遺產的產生原因相同,故劉某、張某某取得的死亡賠償金具有遺產屬性,而本案訴爭的債權債務與張某的死亡基于同一事件引起,故劉某、張某某因張某死亡取得的死亡賠償金于本案而言屬于遺產,其得到保險賠款時應當清償崔某的債務。

  第二種意見認為,崔某不能要求劉某、張某某用死亡賠償金直接賠償其損失。劉某、張某某作為張某的繼承人,只需在其繼承的遺產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而死亡賠償金不是遺產,可以分割但不能繼承,故不能認定為是劉某、張某某繼承的遺產,也就不能作為遺產償還崔某的損失。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理由如下:

  第一,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三十三條“繼承遺產應當清償被繼承人依法應當繳納的稅款和債務,繳納稅款和清償債務以他的遺產實際價值為限”的規定,張某應當承擔的50%的侵權賠償責任,應當由其法定第一順序繼承人即劉某、張某某在繼承其遺產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

  第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九條“死亡賠償金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按20年計算”的規定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空難死亡賠償金能否作為遺產處理的復函》“死亡賠償金不宜認定為遺產”的意見,死亡賠償金是因死者非正常死亡而對其家庭未來收入的損失賠償,屬于財產損失的賠償,并非死者遺產,不需用來清償死者生前債務。

  第三,死亡賠償金具有人身專屬性質,它是在受害人死后才產生的,在公民死亡時并不現實存在,是一種特殊的財產,填補的是受害人近親屬因受害人死亡導致的生活資源的減少喪失,是對受害人家庭損失的彌補,其受益人是死者的近親屬,不一定是死者的繼承人。而需用死者遺產清償死者生前債務的為死者的繼承人,兩者之間存在一定的區別。

  第四,張某在該起交通事故中應承擔的為侵權責任,亦具有一定的人身專屬性,不能認定為其夫妻雙方的共同債務,也不能認定為其家庭共同債務,故不能要求張某妻子劉某、兒子張某某用其所得的賠償款承擔賠償責任。

  綜上所述,死亡賠償金不是遺產,不需用來清償死者生前的侵權行為所產生的債務,本案中崔某不能要求劉某、張某某用死亡賠償金直接賠償其損失。

(責任編輯:周標)


【返回頂部】【打印本稿】【關閉本頁】

pk10五分赛车计划 汶川县| 焦作市| 渑池县| 聂荣县| 开平市| 兴隆县| 洪江市| 临武县| 宁蒗| 蕉岭县| 南充市| 肥西县| 夏河县| 虎林市| 桦南县| 桐乡市| 鹿邑县| 方正县| 仪征市| 洛阳市| 宝应县| 竹北市| 同江市| 三原县| 洪泽县| 崇礼县| 湘阴县| 安达市| 盐边县| 靖州| 高平市| 昔阳县| 阿拉善盟| 永济市| 南木林县| 杂多县| 秦皇岛市| 扎鲁特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