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律師實務 >> 案例集萃

超標電動車發生事故是否要在交強險范圍內承擔全部責任

【 字號   作者:鄭張振來源:中國法院網發布時間:2019-01-21 瀏覽:50

  【案情】

  2017年9月24日,吳某駕駛無牌普通二輪摩托車行駛在縣道上,因未靠右側通行,導致車輛刮擦到對向由被告劉某駕駛的“輕騎”牌二輪電動車(經鑒定屬機動車管理范疇,且車輛技術性能不合格),造成兩車受損,被告劉某受傷,吳某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交通警察大隊對本次事故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吳某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五條、第三十八條的規定,是造成本次事故的原因,其交通違法行為與過錯、交通事故的發生存在因果關系,且所起作用較大;被告劉某的駕駛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條、第二十一條的規定,亦是造成本次事故的原因,其交通違法行為和過錯與發生、交通事故的發生存在因果關系,但所起作用較小;因此認定吳某負事故的主要責任,劉某負次要責任。

  后吳某家屬將劉某訴至法院:要求其賠償因吳某死亡所造成的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精神損害撫慰金、處理喪葬事宜(誤工、交通費)開支、被撫養人生活費共計412,544元,并要求劉某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對其損失承擔全部責任。而被告劉某駕駛的“輕騎”牌二輪電動車屬其自己所有,未購買保險。

  【分歧】

  關于劉某是否要在交強險范圍內承擔全部責任,存在兩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應當支持原告訴求,要求劉某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承擔全部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九條規定:“未依法投保交強險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當事人請求投保義務人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劉某的超標電動車屬于機動車,依法應該投保交強險,劉某是投保義務人,發生事故時應在交強險范圍內依法賠償。

  第二種意見認為,劉某的車輛雖然被認定為機動車,但是事故發生時超標電動車未投保交強險并非因為劉某個人原因。因此在發生事故后,應按照非機動車處理,所以劉某應該按照次要責任的比例進行賠償。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具體理由如下:

  劉某駕駛的電動車被交警部門鑒定為“機動車”,依據的是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電動自行車通用技術條件》,“電動自行車最高車速應不大于20km/h;整車質量(重量)應不大于40kg;必須具有良好的腳踏騎行功能,30min的腳踏行駛距離應不小于7km;電動機額定連續輸出功率應不大于240W。”故而認定劉某所騎的超標電動車為機動車。但是《電動自行車通用技術條件》由國家技術監督局制定,屬于部門規章,是在行政領域將超標電動車視為機動車,這也僅表明該電動車在最高時速、空車質量、外形尺寸接近或等同于輕型摩托車,而我國相關法律、法規并未明確規定這類超標兩輪電動車屬于機動車。

  雖然,超標電動車危險性接近于機動車,但是,目前我國對于電動車在車輛登記、管理以及交強險的承保上還處于滯后狀態,現行的一系列交通管理規定也未將超標電動車納入機動車管理,且超標電動車不符合我國法律規定的交強險投保條件,也尚無法在保險公司中購買到交強險,故案涉電動車未投保交強險不可歸責于劉某個人原因,若判定劉某因未投保交強險而應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承擔受害人的全部損失,則有失公允。

  案發事故系機動車與超標電動車之間的交通事故, 就交強險部分賠償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項規定,“機動車之間發生交通事故的,由有過錯的一方承擔賠償責任;雙方都有過錯的,按照各自過錯的比例分擔責任。”按責任比例承擔賠償責任的顯然對雙方均更為公平。

(責任編輯:周標)


【返回頂部】【打印本稿】【關閉本頁】

pk10五分赛车计划 天台县| 墨竹工卡县| 潜山县| 黔江区| 阜新| 应城市| 乐亭县| 枞阳县| 逊克县| 辽阳县| 泾源县| 揭阳市| 陕西省| 长泰县| 慈溪市| 大埔区| 文昌市| 兴宁市| 井冈山市| 齐齐哈尔市| 元阳县| 积石山| 全南县| 渝北区| 宜兴市| 铜陵市| 旺苍县| 南澳县| 共和县| 合山市| 东乡族自治县| 怀来县| 亳州市| 黄大仙区| 南康市| 平遥县| 岳阳县| 盐源县|